21深度丨董事长遭“留置”的第161天:华宇软件中报利润翻10倍AB面

“没有收到董事长邵学关于2021年半年度报告相关议案的意见,邵学将不能在本次董事会履行董事职责。”

一句话,令华宇软件2021年中报季有了别样味道。

8月29日晚间其披露中报,公司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21.54亿元,同比增加157.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约2.15亿元,同比增加1190.39%。

“公司的订单很多,发展势头很猛,业绩增长确定性比较高。”开源证券计算机行业分析师陈宝健受访指出。

同时披露的另一则消息却显示,华宇软件董事长、总经理邵学涉嫌行贿的违法问题立案调查,并自2021年3月21日对其实施留置。

该事件目前尚在有关部门调查阶段。

如何评估邵学被立案调查并留置对于后续上市公司经营的影响,显然是当下最重要的问题。 

一份业绩 

按照上市公司公告,邵学遭遇立案调查和留置等情形,仅针对邵学个人,与公司无关,目前公司及子公司经营秩序正常,各项业务按照年度经营计划稳步推进。

在邵学“失联”的这161天时间里,华宇软件的经营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华宇软件二季度增长迅速,业绩表现超出了不少机构人士的预期。

根据其披露信息,2021年上半年,华宇软件实现营业收入21.54亿元,较2019年同期仍高出56.77%,剔除股权激励影响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8亿元,同比增加1358.40%,与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

其中,二季度单季,剔除股权激励影响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5亿元,同比增加367.57%,比2019年同期增加14.15%。

“中报业绩一定程度上超出了我的预期,华宇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根据陈宝健分析。

按照其研究,华宇在法律科技、教育信息化、智慧政务等业务领域竞争力很强,;尤其是在法律科技领域,是细分赛道业务龙头,目前来看,公司的订单很多,发展势头很猛,业绩增长确定性比较高。

华宇软件在中报中对于订单数量进行了详细的披露。

2021年上半年,华宇新签合同17亿元,同比增长56%,期末在手合同近47亿,同比增长81%。

按照行业惯例,对计算机企业来说,业绩确认大头主要在三季度、四季度,下半年是高峰期;华宇软件未来的关键词,将围绕“确认订单”展开。

这对于当下管理层而言,是一项重要的考验。

随着中报披露,华宇软件董事会增加并一致通过的一项临时议案,在这则议案中,董事会同意在邵学能够履职之前,由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赵晓明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责。

根据公开资料,赵晓明是华宇软件的元老级人物。

其于199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获硕士学位,1998年至1999年就职于清华紫光股份有限公司应用软件事业部;1999年至2001年任清华紫光股份有限公司软件中心系统部经理;2001年至2002年任公司市场部经理,自2002年起任公司副总经理,2007年起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两个时点 

华宇软件是一家主要从事软件与信息服务的企业,其前身紫光华宇曾是紫光股份的应用软件部,即清华紫光软件中心。

2004年至2006年,紫光华宇在经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后,与紫光集团和紫光股份正式脱钩,后于2011年在创业板上市。

登陆资本市场以来,华宇软件除2020年因疫情影响导致净利润腰斩外,其他年份业绩均稳定增长。

直至今年3月,随着董事长邵学遭遇立案调查,华宇软件遭遇了上市以来首例“重大事故”。

据华宇软件披露,邵学或涉嫌行贿,在3月21日被实施留置。

这一消息瞬间让华宇软件的“利好”中报蒙上了一层阴影。

该事件之所以与中报同期披露,有特殊渊源。

根据上市公司披露,8月27日,华宇软件召开了审议2021年半年报相关议案的董事会,但却未收到邵学关于2021年半年度报告相关议案的意见,邵学也不能在此次董事会履行董事职责,结合邵学被留置的情况,公司董事会秘书韦光宇认为上述情况可能构成公司需要披露的重大事件,为避免公司2021年半年度报告不能按时披露,立即将上述情况上报公司董事会。

从3月21日邵学遭遇立案调查并被留置,距离该公告发布的8月29日,已经过去5个多月时间。

两个时间点之所以值得关注,主要是因为,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其中公布了十九种情况,第十七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或者职务犯罪被纪检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且影响其履行职责”。

也是因此,部分投资人颇为不满,甚至质疑其存在信披违规。

对此华宇软件认为,截至本次董事会召开前,未出现邵学不能履职情形,结合相关法律条款,论证该事项暂未构成公司需要披露的重大事件。

“必要条件是‘留置且影响履职’,目前从公布的公司半年报等情况来看,公司正常运作或个人履职上尚难以说明,难以界定为违规故意隐瞒不报。”北京一名法律界人士受访指出。

即便如此,上市公司或仍需对此做出进一步的补充信息披露。 

三类股东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复盘,在邵学被立案调查期间,华宇软件的股价并未出现明显波动。

这一点耐人寻味,与惯常上市公司遭遇相关事件大不相同。

根据市场数据,3月22日以来,华宇软件股价运行基本平稳,在16.6-21.8之间区间震荡,波动幅度不大,并未出现暴涨暴跌或成交量突然放大的情况。

结合中报情况来看,相关重要股东或并不知晓“董事长被立案调查事宜”,或认为该事件对于上市公司经营的影响不大。

结合华宇软件2021年一季度和2021年中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列表来看,今年第二季度,仅兴全商业模式优选混合型证券投资(以下简称“兴全商业”)减持727.24万股。

且其他机构席位均为增持。

兴全商业的减持也并非偶然,其在2020年三季度进入华宇软件前十大股东席位,但从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便不断减持华宇软件股份;2020年Q4、2021年Q1已分别减持华宇软件518.60万股、149.85万股。

从中报数据还显示,社保基金、中信证券卓越成长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首域中国增长基金在2021年二季度分别增持华宇股份1154.86万股、1194.44万股和148.14万股。

截至目前,华宇软件实际控制人邵学在内的主要股东不存在质押行为。

事件的另一个维度,华宇软件曾多次推出股权激励计划,包括代理董事长赵晓明在内,多名高管都是公司股权激励的对象。

根据行权要求,第一个解除限售期以2020年净利润为基数,2021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00%;第二个解除限售期以2020年净利润为基数,2022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30%;第三个解除限售期以2020年净利润为基数,2023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65%;

此举或为后续管理层继续做好公司业务带来动力和压力,维持华宇软件正常经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ssmedia.cn/2021/08/378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